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周碧华的博客

独立观点 百姓传媒

 
 
 

日志

 
 
 
 

新版《青瓷》为何要恢复床戏?(图)  

2012-06-11 08:37:10|  分类: 乱弹天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新版《青瓷》为何要恢复床戏?(图) - 周碧华 - 周碧华的博客

 

正在收看湖南卫视的热播剧《青瓷》时,一本新版《青瓷》(湖南文艺出版社2012年5月版)飞抵我的案头。我很少主动为一本书写点什么,可这次却有了为《青瓷》写点什么的冲动。可能基于以下两个原因:第一,《青瓷》的作者浮石与我同在《华声》杂志上开过专栏,我的专栏在左幅,他的专栏在右幅,摊开来,两人的文章就晒在一块儿的,算起来有点缘份;第二,我对我前年出版的官场小说《权力·人大主任》不太满意,正在修订第二版本,取名《癞蛤蟆要吃天鹅肉》,去年动笔创作的第二部长篇《眼皮儿跳》也已杀青,正在修改中,我有向浮石的《青瓷》学习和借鉴的动机。

《青瓷》出版后,5年内已加印34次,正版盗版销量加上手机网络阅读,接触该书的读者少说已有了千万,再加上改编成话剧、广播剧、电视剧,观众也有上亿人次,这样一部获得“全国优秀畅销书奖”等多项荣誉的长篇小说,现在竟然又出了新的版本,是否还会赢得读者,着实让作者本人和出版商有些担心。

这种担心现在看来是多余的。浮石创作《青瓷》时,正身陷囹圄,对于初次涉足文学创作的他来说,什么文艺美学和创作原则估计很少考虑,完全是一种原生态生活的实录,因此,我坚信小说中的主人公张仲平就是浮石本人,浮石在现实生活中叫胡刚,长沙一家拍卖公司的成功商人,浮石只是小说的署名者,“张仲平”才是真正的胡刚和浮石的结合体。这部被贴上“财经小说”“商战小说”“官场小说”等标签的小说,无非是胡刚在实际从商生涯中的亲身经历与感悟,他借“浮石”的手书写,借“张仲平”来表演,披露了一个个社会生态链上的黑幕。

然而,由于作者当时正处于取保候审阶段,特殊的身份和出版环境,让他的这部小说并没有呈现出它的本真状态。浮石在新版《青瓷》“后记”中很坦白地说:“我心里仍然有所顾忌,就是希望出去之后仍能从事拍卖业,我不能把整个行业给得罪了,所以《青瓷》的写作其实是不动声色的,藏着掖着、浅尝辄止、冰山一角。”这就很清楚地告诉我们,原版《青瓷》有关拍卖行业的内幕以及涉及到的各阶层人物,浮石多少有所保留,也许他扬起的手术刀并没有更深一层地进入,还没有刮骨疗毒,这是浮石本人并不太满意的版本,而且男女主人公长达一万多字的床戏过程也被删除了,这部小说在作者本人和当时出版环境的共同谋杀下,虽是“洁本”,却是残缺不全的。

新版《青瓷》中,作者恢复了原来由出版社不得不删除的98处“纯自然”内容,包括众多生动的床戏描写。因此,新版《青瓷》从某种意义上说,不是再版,而是恢复,还原该小说的原生态,从而让我们清晰地感受到身陷囹圄中的胡刚的写作心境。

其实,对穿梭于政界商界和女人之间的张仲平来说,床戏删除后,反而影响了对人物形象的真实呈现。江小璐是个已婚的单身女人,曾真是个年仅24岁的黄花闺女,张仲平与她俩的交往是爱情也好游戏也罢,绝对体现了各自的鲜明特征。如张仲平与江小璐结识只两个小时便厮混在一起的情景——

“张仲平用脚指头轻轻地蹭了她一下,她仍然没有动,又蹭了一下,还是没有动。张仲平就知道他可以有所作为了。正是这样,张仲平伸手将她的胳膊一拉,就把她拉到了怀里。江小璐没有忸怩,也没有太主动地迎合,一切都显得自然贴切,水到渠成。”

而描写张仲平与曾真的初次交欢时,则是完全不同的情景——

“她的那一声喊叫是撕心裂肺的,正好发生在他进入的那一瞬间。这是他与她肌肤相亲以来,她第一次扯开嗓子喊叫。在这之前,他已非常成功地把她变成了一个没有任何招架之力的软体动物。她的喊叫不是销魂蚀骨的那一种,因为她的两只手同时使出了吃奶的力气,顶着他的髋骨,企图一下把他掀开……”

试想,这些必要的描写如果删除掉了,两个女角的性格特征又如何尽可能完整地塑造?小说中的两性关系该是多么地生硬!福斯特曾经说过,小说人物在人生中的五项主要活动如出生、饮食、睡眠、爱情和死亡等方面,都有不同于真实人物的特点。只要作者了解他们透彻入理,只要他们是作者的创作物,作者就有权要怎么写就怎么写。浮石在把自己的故事安排在一个特定的时间范围内的同时,他就应对历史负起责任。这就是说,小说场景的每一个细节,对话中的每一个片断以及书中人物的每一个行动都必须合乎小说发生的时代背景。这样,在写作中就有了微观叙述和宏观叙述。有了这两种叙述,作者才能够正确处理小说范畴里的时间安排和小说结构与历史前景间的关系。显然,原版因为删除了许多“自然的内容”,使得小说的叙述有了断裂感,从而实质性地藐视了“历史”。

贾平凹在上世纪九十年代初出版的《废都》中,曾有许多描写两性关系时留下的空格,那是作者的刻意“制造”,是玩一种技巧,所以事隔16年后重版时只是特地注明“此处有删节”,并无真实的内容填充。与《废都》的重版不一样,新版《青瓷》是还原其本来面目,是真正的“足本”,因为作者觉得,“尊重历史就是对读者的最大尊重”。

 

 

 

  评论这张
 
阅读(2907)|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