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周碧华的博客

独立观点 百姓传媒

 
 
 

日志

 
 
 
 

情人的生理障碍要靠心理疗法?  

2014-12-07 08:27:13|  分类: 乱弹天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段时间,刘强谢绝了晚上的一切应酬,专心治疗,他知道,如果那里不行了,就是当个省长也没有了什么意义,而只有董蔚才能治好他的病。

每天的应酬晚餐结束后,他照例会给妻子打个电话,内容都是“晚上还有个会谈”,妻子照例只回答一下“噢”,便挂了电话。

有一次,刘强参加同学毕业聚会,几杯酒下肚,一个与他同级别的同学问他,兄弟,你说我们当官最大的好处是什么?刘强说,一分钱可以当一元钱用呀,吃喝都不用管嘛。同学说,不对,最大的好处是自由,老婆从不过问你的时间是怎么安排的,她只知道你在为革命工作在操劳。刘强一听,哈哈大笑,有道理有道理,你看那些没有级别的男人,老婆像防贼一样,天天查岗,女人管得死,男人还哪有出息?

刘强在驾车前往农庄时,他哪里知道,他的老婆也出发了。

到了农庄,董蔚却出了新招,两人赤条条坐在床上,她将录影机打开,一部西方三级片上演了。

刘强大吃一惊,你好歹是个处级干部哩,这太不妥了。

还不是为了你,才托人从另外一个市寄来的。

画面上,一个精壮如牛的男子正同时与两个女人玩着,浪声一波一波。

刘强从未见识过三级片,心跳加速,下腹似乎在发热。

董蔚瞧着那画面,却抑制不住了,波涛汹涌,她一手握住了刘强的小弟弟,刘强有了些反应,董蔚一下骑到了刘强身上。

仍然没有成功。董蔚关了录影机,轻轻叹了一口气。

这一声轻叹都被刘强捕捉到了,怎么,你对我失去了信心?

怎么会,我刚才是累了。我相信你是最棒的男人。对了,我白天到书店买了一本书,我觉得有一些观点很适合你现在这种状况。董蔚便从挎包里拿出了一本藏传佛教方面的书,翻到了那一页:

                         没有比疾病更好的燃料可以烧掉恶业。

              不要对疾病抱持忧伤的心或负面的观点。

                         反而要把它们看成是恶业消减的象征,

                         你要为生病而高兴。

                                        ——吉梅·林巴

要为生病而高兴?刘强笑了一下,这倒是挺古怪的观点。

是有道理哩,董蔚说,如果你的生理上不出现问题,你又怎么知道那起火灾一直在你的心理上产生了障碍呢,现在知道了,就可以想办法去对付这个障碍,所以应该高兴才是。

凡是哲学上的事,都是玄学,就是正反两方面都可以理解,我看古代的圣哲呀,就是因为书比普通人读得多一点,就可以随便糊弄人。

亏你还是市委书记哩,连哲学都不相信?那么庙里的和尚呢?

刘强突然想起,当年出现生理问题时,曾与妻子上过南岳,后来果然就好了,其实是大师的心理暗示在起作用。便对董蔚说,你陪我上南岳怎么样?

喜悦是瞬间溢满董蔚的全身的,这么多年来,她和刘强都是活在不见光的情况下,刚才听到刘强要带她一起上南岳,突然觉得,这个过程才是刘强真正属于自己的过程。

双休日到了,刘强对秘书说自己要上省城办点私事,便自己开了车载着董蔚朝南岳驶去。车出城后,董蔚要求坐在副驾驶座,她说,这个待遇都等了这么多年才得到。

上了南岳,走在石阶上,董蔚突然挽住了刘强的胳膊。刘强看了看周围,劝她松开了。世界说大就大,说小就小,如果突然遇到桃林的人怎么办?

董蔚说,如果真遇到了桃林的人,即使我们没挽着手,你也难解释清楚呀。

刘强便加快了步伐,直朝祝圣寺而去。

到了寺里,当年的和尚已不在人世,刘强烧了香,请住持给他点拨。

住持一番阿弥陀佛,看了看刘强,又瞧了瞧董蔚,说,施主你没有大碍,尽可放心。

刘强便与董蔚相视一笑。

住持说,不要对你的罪恶感产生罪恶感,否则只会使你变得更冷、便僵硬,要为你的罪恶感而感到高兴,因为你的谦卑是正面的。在你改变态度的时候,任何正面的态度都可当下变成灵感和治疗。因此,把你的自我批评看成是温馨的来源,在你的心中,用空阔和舒适的感觉来包围它。然后,把罪恶感当作不必要的负担而放下,感觉它好像一点重量都没有,让它在微风中像羽毛一般飘去……

又是放下。告别住持后,刘强对董蔚说。

是呀,这和“无官一身轻”那句话是一个道理,心思太重,就像压了石头,还怎么能快乐起来。你要不是个官,我们就可大大方方地挽着手,可是我们现在连挽手都有顾忌。

人生总是这样,有失有得的,你不要像个哲人成天思考那么多好么,从某种意义上说,你也要放下。

两人就为“放下”一路讨论着,刘强突然发现一块熟悉的石头,便忆起是当年与妻子歇息时坐过的,便凝视着它,石头还是那块石头,人却已到中年。

董蔚见刘强停下脚步凝视一块石头,问怎么了?

刘强的文学情怀立即复苏了,他说,我们在这块石头上坐一会怎么样,听听这松风,静静享有这片宁静。

这提议如此浪漫,董蔚心里一阵温馨,她终于可以依在刘强身边坐下来了,然后把头依在刘强的肩膀上,这样的感觉很美妙。

节选自碧华长篇小说《旷世孽缘》(点击书名即可进入阅读)

  评论这张
 
阅读(11447)|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