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周碧华的博客

独立观点 百姓传媒

 
 
 

日志

 
 
 
 

周碧华:湖南作协涉嫌耍流氓(图)  

2016-06-14 09:23:53|  分类: 乱弹天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湖南省作家协会第八次代表大会今天就要热热闹闹地召开了,对此,我对所有参会的正直而有才华的作家们表示祝贺!

开作代会如同办一场喜宴,按理我不应该发此帖坏了气氛,但此帖内容就与作代会有关。

一个月前,我以常德市作协副主席的身份参加一个推荐会,即推荐本市作家代表参加省第八次作代会,会上获悉这次省作代会要求有网络作家代表参加,算是与时俱进之举动。因为我是中国作家协会列入的全国重点网络作家之一,于是有人推荐了我,我再三强调,把有限的名额让给年轻的作家们,如果最后还剩有名额,再考虑我。

会后,市作协的L先生把我叫到一边,思忖再三,说:“这次省作代会你就不参加了吧。”我回答说:“可以呀,会上我不是表明态度了么?”L先生继而说:“实话告诉你吧,你没有资格,因为你已经不是省作协会员了,市文联也曾向省作协咨询过,常德市的省作协会员名单上就是没有你,可能与你当年声称退出省作协的事有关。”

于是我恍然大悟,我真得感谢L先生把我当朋友,才道出了实情,不然我会一直蒙在鼓里,一直还在“自我简介”中自作多情地写上“湖南作协会员”,一直还弄不清知道实情的人的闪闪烁烁的目光的真实含义。

于是,有必要将那件事回顾一下。2006年秋,湖南省作协主席团某人带领社会上一帮人,冲进作协机关,将另一名作协主席团成员给打了,此事成为当年轰动一时的新闻。我身为省作协会员,感觉这就是“家里”出了丑闻,我是1992年底被批准加入省作协的,次年发的证书,那时入省作协相当的难,在没有自费出版和公开刊物很少的情况下,入省作协的条件是:要么出版了一部长篇,要么发表了两个中篇,要么发表了100首诗。我是以诗歌成就而被批准加入的,而且是将资料直接寄省作协自荐的(未由市文联推荐,当时不知市文联还有此工作职能),能够成为省作协会员,我觉得是一份荣耀,因此很珍惜,印制名片必把“湖南作家协会会员”印上以炫耀。可是,2006年省作协发生的这起丑闻,让我对神圣的省作协一下子失望了,我就觉得自己一份圣洁的感情遭到了玷污,于是,20061017日,我在新浪博客上发了帖子《我愤然退出湖南省作家协会》,内容如下——

 

惊闻湖南省作家协会两位副主席在机关里练搏击,1992年入会的我决定:愤然退会!

     我们每个人还是文学青年时,对文学充满了梦想,对作家充满了敬意。然而,时风日下,我对作协也好对作家也好,有了新的认识。在国外,虽有文学组织,却是民间性的,但中国的种种文学艺术协会,到了省一级就有了行政级别,既然是官,作协也就成了官场。20049月,我参加了湖南省作家代表大会,这是一次推迟了七年召开的大会。原因就是湖南省作协内部充满了斗争,一些人争权夺利,还给每个会员散发传单,互相诋毁。2004年那次代表大会在紧张的气氛中终于召开了,但事先做通了许多人的工作。我们开会时,也依党员作家、处级以上作家分别座谈,要确保哪些人能当选新的主席团成员。呜呼!作家不专心于创作,却醉心于权力,我等本来就是厌恶这些才埋头写作,没料到作协不协,倒成了作家局了。湖南本是名家辈出的地方,但充满了“斗争”精神的人们把作协搞得乌烟瘴气。想当年著名作家、我的师兄韩少功等人愤然离职到海南,使海南作协成了湖南第二作协,就是因为看不惯湖南作协的官味才出走的。

     今天,我一个小小写作者退会虽然于作协来说算不了什么,但要以此表明我的写作态度,在渴望风清气正的今天,多一个正义的写作者,社会就多一份和谐。

帖子发出后,我以为省作协会来函让我正式以书面形式写一份退会声明,然后省作协主席团研究后会在省作协内部资料上公布,并通知常德市文联和我本人。但一直没有!过了几年,我见没有动静,还自认为省作协的领导们胸襟无比宽广,只是把我的帖子当作一时的情绪发泄,并未“计较”我的行为,于是我又继续在“个人简介”中写上“湖南作家协会会员”字样。谁知,湖南作协早已“悄然地”开除了我的会员资格,要不是L先生真诚相告,我将永远地以湖南作协会员自居,从而蒙受知道实情的人员的耻笑。

今天发此帖犹豫再三,一是恐有人认为我太计较个人得失,谁叫你当年发那个“声明”的呢,咎由自取嘛;二是王跃文先生新任湖南省作家协会主席,我这么“闹”便是不给他面子,而我又非常地崇敬他。

但我决心发此帖,意在提醒一些人,作协不是法外之地,一切得按程序办事,要有法律意识。入省作协时,有相当严谨的程序,那么,一个人被除名,也应有相当严谨的程序,为什么我没有得到任何通知即使是口头通知,而且常德市文联也不知情呢?记得1994年换证时(以前各省作协都称为“中国作协某省分会”,自此去掉“中国作协”称呼),我被通知一次性缴纳会费一百元,作为永久性会员的条件,那时我的月工资可不到300元呀。作协主席团的人大打出手,省作协主席团的人们不是检讨管理上的失职,反而拿一个会员开刀,开刀可以,要光明正大,不要阴着来,否则便是涉嫌耍流氓了。

按传统的标准,入了省作协便是一位真正的作家和诗人了,如此说来,我现在是不被“官方”承认的作家或诗人,也罢,我本来就是秉持自由写作和快乐写作原则的人,从不巴结各级文联和作协握有“实权”的人物,从此,我就是一个纯民间的写手而已,自得其乐。

 周碧华:湖南作协涉嫌耍流氓(图) - 周碧华 - 周碧华的博客

 
周碧华:湖南作协涉嫌耍流氓(图) - 周碧华 - 周碧华的博客
 
周碧华:湖南作协涉嫌耍流氓(图) - 周碧华 - 周碧华的博客
 
周碧华:湖南作协涉嫌耍流氓(图) - 周碧华 - 周碧华的博客
 

(百度“图书  桃花劫  周碧华”,欢迎购买京东网上热销的我的长篇情感小说)

  评论这张
 
阅读(1088)|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